猫眼还原“退票事件”:称重大档期前高退票属常态

  • 日期:12-01
  • 点击:(1500)


针对《后来的我们》退票事件,猫眼娱乐首席运营官康利(Cat's Eye Entertainment COO Conley)在吹风会上否认该事件是一场大规模的、有组织的黄牛退票,并表示在主要截止日期前高额退票是正常的。

然而,康利还表示,这起事件的最终结果是等待主管部门拿出最终公平的解决方案。

Conley不否认退款率高的事实,但他也强调“在重要日程的第一天,退款和重新指定的比例增加应该是正常的,但这一次可能比历史上多一点。”

根据猫眼提供的数据,2017年国庆节或春节第一天的退款率明显高于平时。 在这起事件中,康利表示,在与国家电影特别基金办公室后台系统核对后,发现“51”《后来的我们》的退款率比“春节”退款率最高的电影高出0.6个百分点

具体原因,康利认为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热播的热播电影备受关注;第二,预售的开放时间比较长,预售阶段比较热。

Conley表示,《后来的我们》的预筛选热度极高,可以通过各种热度指标和营销指标进行检查。这些数据表明,《后来的我们》已经有了预演市场的关注和公众对爆炸性电影的期望。

针对第二点,康利特别强调,根据猫眼(cat's eye)的数据,在演出前十几天甚至十几天或八天都会产生大量退款,而且演出越早,购买门票的用户临时更改签名的可能性就越大,这就更容易理解。

“我们去咨询了很多电影经理,并观察了离线情况。这是4月28日的一个星期六,但这是一个工作日。” 改变工作日的可能性相对较大。

此外,康利还表示,另一个需要考虑的因素是,一年前有1000家工作室可能支持回归、改变或签约,而现在有6400家工作室支持回归、改变或签约《猫眼》。 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可能导致退款率高于以前。

值得一提的是,《猫眼》并没有将高额退款归因于黄牛 康利强调,目前真的没有迹象表明事件背后有大规模和有组织的票贩子。

但在之前的声明中,《猫眼》称,4月28日54%的退款单被正常更改,46%被怀疑是黄牛。 猫眼解释说,这部分包括正常退款和疑似黄牛退款,只是“疑似”。目前,还无法通过技术手段确定它是否是真正的黄牛。

“我们确实锁定了一些账户以及订单的比例和奇数。有一些异常的迹象,但是很难根据这个证据来判断某个账户,”康利说。

此外,一些人认为猫眼,作为《后来的我们》的制作人和发行人,涉嫌犯罪。 在这次简报会上,康利也否认了这一点

从康利的角度来看,《猫眼》没有这样做的动机,因为《后来的我们》在所有营销指标上都没有成功,第一天票房就达到2.8亿。换票后所谓的“假”票房只有几百万左右,这是不必要的。

为什么退款更多出现在猫眼平台上?康利认为猫眼是目前中国最大的售票平台,你卖得越多,自然退款就越多。

但是康利也承认猫眼在这次事件中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没有设定高退款率的门槛来堵塞这个漏洞,这也是猫眼下一步需要改进其运作和机制的地方。 事实上,猫眼在4月29日以处理这一事件的方式暂时关闭了退款功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普通用户。

Conley表示,未来《猫眼》将考虑涉及单个工作室的应急机制和预警机制,平台将与每个工作室同步处理此类事件。

另一方面,猫眼竞争对手淘宝影业(Taobao Film)昨日也就此事件发布了一份声明,称从退费率和换证率来看,《后来的我们》的票务数据确实存在无法合理解释的异常。

康利认为淘宝电影的解释有偏见,其原因主要包括两点:

首先,淘宝电影使用2018年的平均退款率与《后来的我们》的单个退款率进行比较。 然而,年平均价值无法与单个作品的峰值相提并论,因为票房是每天3000万到4000万元,每天120亿元,而且波峰波谷非常明显。

其次,淘宝电影在解释中声称先购回不会导致退票的变化,但无论是先购回还是先购回都不会改变他在电影城的退票记录。 “我也希望我们的同事在表达这两点的现状时能更加严谨,”康利说。

余蔚平:城乡统一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首次建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