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当过3天世界首富 投Uber赔6亿美元 力挺最贵独角兽估值却跌80%

  • 日期:11-02
  • 点击:(1111)


?

直到2019年年中,WeWork仍是美国最昂贵的初创公司,价值470亿美元。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在一份给投资者的报告中表示:“WeWork首次公开募股的失败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在这个时代里,即使一家公司不盈利,它也可以获得巨大的市场估值。”

WeWork的失败将孙正义从祭坛上拖了下来。

据报道,10月22日,软银计划为即将耗尽现金流的WeWork提供40-50亿美元的投资。WeWork的整体估值为75-80亿美元,仅比年中估值470亿美元低17%。软银将持有70%以上的股份。

尴尬的是,软银之前已经投资了大约150亿美元,这意味着投资减少了一半。据福布斯报道,软银在优步上损失了6亿美元,主要是因为优步自5月上市以来股价下跌了27%。我们工作更有可能是儿子最不成功的生意。

这笔救援资金对我们的工作非常重要。由于首次公开募股的退出,WeWork可能会在11月中旬看到现金流枯竭。美国投资研究公司桑福德伯恩斯坦(Sanford C.Bernstein)预测,未来四年,我们的工作至少需要72亿美元,如果2022年之前出现经济衰退,所需现金将上升至98亿美元。

但即使软银的帮助即将到来,WeWork的另一大股东jp摩根也不高兴。据报道,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试图为WeWokr筹集50亿美元,但不愿提高公司估值,拒绝了该要约,这将使WeWork联合创始人亚当纽曼(Adam Neumann)更容易兑现自己的股份。在此之前,他的兑现行为已经引起了投资者的不满。

直到2019年年中,WeWork仍是美国最昂贵的初创公司,价值470亿美元。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在一份给投资者的报告中表示:“WeWork首次公开募股的失败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在这个时代里,即使一家公司不盈利,它也可以获得巨大的市场估值。”

1。世界上最大的主房东

WeWork成立于2010年。其主要商业模式是以市场价格租赁和开发商业房地产,然后以更高的价格租赁给初创公司。目前,它在全球29个国家和地区拥有528个办事处,是全球最大的共享办公企业。

尽管它自称是一家资产较少的科技公司,但市场更愿意将其视为一家房地产公司。自从联合创始人亚当诺依曼在2017年遇到孙正义以来,这种差异变得如此重要。

当时,孙正义紧紧抓住愿景基金筹集的1000亿美元,告诉纽曼:“在战斗中疯狂胜于聪明。我们的工作还不够疯狂。”这意味着它不应该停留在向初创企业出租办公桌的小生意上。在软银44亿美元投资的支持下,我们工作(WeWork)开始疯狂扩大规模,走上了“创造上帝”的道路。

招股说明书显示,从2016年到2019年,WeWork的工作岗位从107,000个增加到604,000个,收入从4.36亿元增加到15.35亿美元,经营亏损也从3.94亿美元增加到13.69亿美元。就增长和亏损而言,我们公司是世界上最激进的公司。

但是WeWork可以让租户买单,关键在于它成功地提升了品牌价值:WeWork声称自己不是办公空间提供商,而是一个“社区”。根据世邦魏理仕的观点,像“做你喜欢的事”和“创造你的生活”这样的口号在我们工作的办公室里随处可见。科技公司认为他们应该去WeWork,就像中国企业家去3W咖啡谈生意一样。

WeWork确实开始出售自己的生活和工作方式:2018年,公司发布了WeWork Family,纽曼声称为全球1.5亿孤儿建造了一个家。WeWork还为办公室租户提供福利公寓租赁服务,纽曼解释说,这可以解决全球孤独和自杀上升的问题。

我们工作的愿景越来越大。很难说纽曼有多相信自己。据媒体报道,纽曼曾经说过:“我需要得到我能得到的最大估价,所以当国家开战时,我希望他们来找我。”

2。假装是一家科技公司

据腾讯《棱镜》报道,孙正义承诺投资160亿美元于WEWORK,但被LP拒绝。这已成为WeWork资金短缺的直接诱因。遭到拒绝的原因是,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PIF)等一些液化石油气公司不愿投资更多的房地产项目。

但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WeWork一直在展示它作为一家技术公司是如何运作的。从检查办公地点到注册租户,我们可以在9个月内完成整个过程。然而,我们的工作是由一个高效的数据决策系统来指导的。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将首先与地理数据提供商Factual合作,考虑附近的咖啡馆、购物中心、酒吧、酒店和体育场,确定网站的位置。它发现我们工作的城市越多,会员的流失率就越低。

当WeWork租下这个空间时,下一步就是尽可能多地塞住办公室工作人员。根据该报告,WeWork网站上每个人的办公空间是整个行业的五分之一。在这一步中,我们通过收购的建筑技术公司凯斯(Case)对现场进行建模,制定3D计划,然后利用收购的建筑管理平台FieldLens跟踪施工进度。

这种联系挤出的利润超乎想象。WeWork首席增长官大卫法诺(David Fano)曾经说过:如果准确度有一两英尺的误差,可能会导致无法放置桌子。然而,《福布斯》报道说,只要再多一张桌子,我们的工作在10年内就能多赚8万美元。总体而言,这套施工程序将空间利用率提高了15%至20%。

在规划房间分配时,WeWork也使用机器学习代替人工猜测。会议室等的占用信息将在出租后反馈给WeWork,从而有助于下一步的预测。

目前,这套服务已经独立地转变为由我们提供动力,并出售给希望优化办公空间的企业。根据招股说明书,从2018年到2019年,我们的服务收入增长了6360万美元,占总收入增长的8.2%。

3,“软银高级”在世界各地切割韭菜?

软银的投资能力开始受到质疑,因为世界上最昂贵的两只独角兽出现了故障。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视觉基金最大的两家公司沙特阿拉伯的PIF和阿布扎比的Mubadala最近对视觉基金表示不满,称其高估了科技公司。两人捐献了愿景基金的三分之二。

年初投资于WeWork的160亿美元减少到20亿美元,主要是由于两个lps的反对。据报道,软银在2018年秋季投资上塘科技上亿美元,随后计划用愿景基金穆巴达拉(Mu Badala)再投资上塘科技十亿美元,从而将估值从77亿美元提高到100多亿美元。然而,穆巴达拉退出,导致投资失败。当时,上塘最大的竞争对手师旷科技的价值只有35亿美元。

此外,该查询还影响了软银的决策方法本身。根据《华尔街日报》,孙正义可以否决愿景基金(Vision Fund)高管的投资决策,导致决策过程混乱,往往在最后一刻出现转机。此外,还有软银投资企业后,愿景基金以更高的估值提供的现象,这被称为“软银溢价”(Softbank premium)。其在滴滴、OYO和其他公司的投资也受到质疑。

众所周知,软银投资阿里巴巴2000万美元获得了600亿美元的回报。此外,软银也是优步、滴滴、抓斗、ARM、OYO、饿瑶等企业的投资者,这些企业构成了当今互联网世界的金字塔。因此,孙正义称自己为“独角兽猎人”。他本人曾以700亿美元超越比尔盖茨,连续3天成为世界首富。

然而,软银也改变了游戏本身的规则,催生了一群“科技公司的巨型婴儿”。其愿景基金的执行合伙人杰夫豪斯伯德(Jeff Housenbold)曾表示:延迟投资过去意味着我们会开一张2000万至7500万美元的支票,让你自由发展。孙正义会说,我们将开出1000到10亿美元的支票,一起投入战斗。在极端情况下,软银将投资于该行业的所有主要参与者,并彻底颠覆其投资同行的做法。

软银希望投资于“最疯狂”和“最雄心勃勃”的公司,这些公司经常牺牲以前的利润来换取市场规模。作为一名代表,WeWork上市时被投资者击败:无论招股说明书中的商业模式有多性感,二级市场总是看重盈利能力,WeWork也将被视为采取最高的市场销售率,做最传统的房地产业务。一旦软银投资企业的估值下跌,谁还能接受这个报价,以及它是否会引发泡沫破裂,将成为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2019年7月,软银愿景基金二期开始融资,金额达1080亿美元,甚至超过前期。然而,筹资并不顺利。软银不得不自掏腰包投资500亿美元,占总筹资的50%,甚至出售阿里巴巴、斯普林特等公司的部分股份来获取资金。据路透社报道,孙正义甚至计划“考虑该基金直接上市,或许在2019年秋季”。

(来源:金融世界周刊)

(编辑:DF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