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旅联合回复上交所监管函 今日盘中涨停

  • 日期:11-01
  • 点击:(825)


?

K图 600358_0

为解决原始控股股东与现有控股股东之间的诉讼纠纷,中国旅行联合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旅行联合会”)收到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监管函。 10月21日晚,中国旅行社联合会在回应上海证券交易所的查询时表示:“公司原控股股东的原始资产控制权和关联方提议的注销是单方面的表达,其有效性据说《解约通知》不会影响江旅集团控股股东的地位。

由于重大问题未经审查,上海证券交易所查询了中国旅行社

最近,一些媒体报道,中国旅游集团及其前控股股东当代资产管理公司及其关联方向中国旅游协会现控股股东江波集团发布了注销通知,要求注销《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和相关协议,并在法院提起诉讼。有人要求江彪集团归还510万股,但中国旅游联合会没有透露。

10月19日晚,上海证券交易所联合向中国旅行社发出监管函,要求中国旅行社与当代资产管理公司和江旅集团的股东共同核查双方是否于2018年6月签署了《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及其组成部分《战略合作协议》,以及该战略合作协议的法律效力。此外,当当代资产管理公司及关联方于9月17日向江亚集团发出注销股权转让的通知时,该战略合作协议是否有效。

图片/全国旅行联合公告截图

根据媒体报道,一旦争端解决,江旅集团将被终止,中国旅行联合会的实际控制将容易改变。在这方面,上海证券交易所要求国家旅游协会特别说明纠纷对公司控制权的影响。

新老股东对签署协议的法律效力有不同看法

在当代资产管理公司与江绿集团之间的诉讼纠纷和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工作监督函中,《股份转让框架协议》成为关键。但是,在10月21日中国旅行社发布的答复中,当代资产管理公司和江旅集团在上述协议的法律效力以及该协议与2018年6月29日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之间的关系上存在分歧。

江铃集团表示,由相关各方签署的《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和《战略合作协议》已由后来的江旅集团和现代资产管理公司签署的《股份转让协议》取代,不再具有法律效力。但是,当代资产管理公司认为《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和《战略合作协议》是在签署人的真实自愿意愿的基础上签署的,并不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它们是有效的合同并具有法律效力。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以执行《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和《战略合作协议》。合同。

同时,在“当代资产管理公司提出合同”时《股份转让框架协议》是否有效的问题上,双方存在分歧。江绿集团答复称,2018年6月29日将《股份转让框架协议》替换为《股份转让协议》。当相关方提出终止合同时,《股份转让框架协议》不再具有法律效力,当代资产管理公司和关联方无法再“撤消”该协议;关说,当提议江保集团取消合同时,实际上是《股份转让框架协议》。于2019年1月16日,这家当代资产管理公司已将中国旅行社持有的7.75361亿股股份(持股比例为14.57%)转让给江旅集团。以.之名。

江贝尔集团提出反诉,不承认终止现代资产管理的依据

当代资产管理公司与江绿集团之间的纠纷使外界有些难以理解。双方对已签订协议的法律效力有不同意见,在终止的基础上也有自己的意见。

当代资产管理公司称,终止合同的依据是《战略合作协议》第4.1条第2款的协议。如果江亚集团未根据合同支付投资额,而《股份转让框架协议》未履行完成后,归还了协议下的所有股份。当代资产管理及关联方,01003010目标股归还后发行。江旅集团没有按照《股份转让框架协议》第二条的规定支付10亿元的投资,因此当代资产管理公司提出了合同。

但是江绿集团表示,高层管理人员及关联方未在撤销通知中明确引用《战略合作协议》和《股份转让框架协议》的规定,也未收到终止合同时高层管理人员及关联方的任何诉讼。材料。因此,江邦集团不了解基于当代资产管理和关联方索赔的协议的具体条款。

此外,江邦集团认为,当地资产管理公司和关联方《战略合作协议》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当代资产管理公司的四方均无权要求退款。同时,江旅以违反《 《解约通知》》义务为由对当代资产管理公司及关联方提起诉讼,并获得法院的认可。

中国旅行社新老管理人员交接不畅,风波不断

自21年前成立以来,中国旅行社一直是“持续不断的”。自1998年成立以来,中国旅行联合会已更改了其三大控股股东,这三家控股股东由国有企业控制,由“当代部门”接管,现在又恢复为国有企业。主营业务也发生了变化。从上市之初,观光客和旅行社等观光服务业务就仅变更为温泉度假区项目和彩票技术服务项目。唐山温泉事业分离后,计划将其转变为一种泛文化娱乐活动。在悲剧性的娱乐业转型计划和控股股东变更的背景下,《中国旅游综合计划》将转变旅游消费的总体方向,回归旅游主业。

在“当代部门”接管的那些年里,中国旅行社的联合业务发展得到了很大的调整,并已恢复为国有资产。业内许多人认为,这是中巴联合转型和提高绩效的重要一步。然而,自2019年以来,中巴联盟从内而外变得更加动荡。

由于其2018年的业绩和侵权通知,中国旅行联合会已于今年5月和8月受到上海证券交易所的查询和警告。同时,中国旅行联合会也至少涉及了四起诉讼。这些诉讼大多是2018年中国旅行社控股股东变更后,新老股东之间的各种博弈。

2018年6月29日,流动资产管理的原持股股东将转移至江绿集团。今年1月16日,江绿集团完成了股权过户登记。最初,随着江旅集团成为中国旅行社的联合控股股东,中国旅行社联盟可以稳步朝着回归旅游主业的方向前进。然而,自新老管理层移交工作以来,中国旅行社已开始发出不同的信号。

今年8月22日,持有25万股股票的股东林春亭向中国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人民法院联合起诉中国旅行社。林春亭认为,今年6月,中国旅行协会总经理彭诚,除控股股东及其分支机构的董事外,还担任其他职务,违反了《公司章程》的有关规定。中国国家旅行社。

接下来,8月28日,中国旅行社副董事长史亮,独立董事应颖在2019年半年度报告中表示,不能保证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半年度报告。梁先生对公司新任总经理彭诚的资格提出争议。

同时,中国旅行社在公告中宣布,公司新的管理人员要求原管理人员以各种方式进行工作交接,但没有得到积极的回应。新的管理人员尚未获得公司的印章证明,财务税收信息,档案文件等,也无法充分有效地行使其对公司的职能和管理职责。

此后,中国旅行社新老管理层交接不力的问题浮出水面,新老控股股东直接直接提起诉讼,博弈进一步加剧。 9月初,由于“原管理层拒绝移交”,江旅集团将原“当代百货”公司和原中国旅行社的实际控制人王春芳告上了法庭。此后不久,“当代部”向江绿集团发出了谅解通知。

有分析认为,中国旅行社与新老控股股东之间的博弈可能与双方未能就后续股权待遇达成协议有关。这在双方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法律效力的情况下可见。

从2019年国家旅游协会的各种情况来看,仍然无法确定是否有可能利用国有资产。然而,资本市场似乎响应了中国旅行社对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询问。 10月22日,国家旅游局股票涨停中间,早盘收于3.93元/股,同比增长10.08%。

(原标题:中国旅行社联合回应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监督函,今天的盘中交易限额)

(编辑:DF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