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经济学的创新还是歧途?——评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

  • 日期:10-20
  • 点击:(1745)


?

摘要:贫困是发展经济学中的一个主要问题。现场实验提倡通过大量的微数据和精心设计的自然实验来研究问题。该研究方法具有创新价值,但重点过于隐蔽,具有实际意义。政策影响有限

沉建光/文字

自1969年成立以来,诺贝尔经济学奖每年都引起世界的关注,并吸引了世界顶级经济学家。最近公布了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系的两位教授Abhijit Banerjee和Esther Duflo,以及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Michael Kremer都获得了经济学领域的最高奖项。

对于这个诺贝尔奖的三个获奖者,作者并不陌生。 2003年,在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系的博士后研究期间,作者研究了三位获奖者共同教授的发展经济学课程,并与三位教授多次交流。

三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的简历真是光彩照人。尤其是在三位获奖者中,埃丝特杜弗洛(Esther Duflo)是诺贝尔经济学奖最年轻的获奖者。在47岁时,她以博士学位获得了麻省理工学院经济系的杰出学术才能。在学术界,这所学校的医生无法毕业并不能在学校工作。更令人羡慕的是寻求大学教职的年轻人,埃丝特杜弗洛(Esther Duflo)入学仅三年,而他获得了麻省理工学院(MIT)经济学专业十年的优异成绩,远远低于通常的终身经历。教学评估约为6-7年。今天,埃丝特杜弗洛(Esther Duflo)教授一直活跃在经济学研究的最前沿。作为《美国经济评论》的主编,《经济学》顶级期刊,她的观点影响了非数学家的学术生涯和命运。

该诺贝尔经济学奖的重点是三位经济学家“减少全球贫困的实验实践”对发展经济学的贡献。诺贝尔奖获得者表示:“ 2019年经济科学奖获奖者进行的研究大大增强了我们应对全球贫困的能力,例如,将减贫分为更好的质量教育和医疗保健方式。三名获奖者基于新的自然实验方法进行的大量微阳性研究改变了发展经济学的研究范式,现在已成为经济学研究的一个蓬勃发展领域。

当然,尽管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学术背景是无可挑剔的,而且三者都在学术界享有很高的声誉,引领着学术研究的方向,但是却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我仍然有很多遗憾,因为:

首先,发展经济学应鼓励对重要的宏观主题和主要实践进行深入研究,有时还应通过常识可以得出结论。它不应代表发展经济学的主流方向,而应获得经济学的最高荣誉。毫无疑问,贫困是发展经济学中的一个主要问题。现场实验提倡通过大量的微数据和精心设计的自然实验来研究问题。尽管研究方法具有创新价值,但研究人员还需要在困难的环境中长时间工作。这是非常困难的,但是由于它的关注点太微妙了,因此通常可以根据常识判断得出一个粗略的结论。例如,是否应通过发行蚊帐来解决疟疾问题,以及为贫困儿童驱虫药物是否将帮助儿童提高其上课率,等等。现实和政策影响非常有限。

其次,现场实验致力于方法的创新,但研究成果并未得到广泛应用,这也是这类研究的弊端。作者同意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和公共政策教授安格斯迪顿(Angus Deaton)对随机对照试验的质疑。在他看来,贫困的细节,缺乏对贫困内部机制的探索以及所有见解都是肤浅的,从而使许多随机对照试验着迷。的。此外,受方法本身的限制,随机对照实验只能应用于单个场景和严格的假设。关于A国A村的检验结论不能适用于B国B村,其政策意义受到很大限制。

此外,旷工在中国,韩国和其他亚洲国家的发展经济学中具有天生的缺陷,这些国家实现了经济增长奇迹。尤其是,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也是世界上对减轻贫困贡献最大的国家。在过去的70年中,中国的减贫人口已达到7亿,占世界减贫总人口的70%以上。精准扶贫是三大战役之一。中国的政策层要求到2020年使所有农村贫困人口摆脱贫困,并把贫困县的所有县都搬走。因此,中国的政策实践是世界上减轻贫困的典范。

此外,中国决策者从未使用自然实验来解决贫困问题,而是在实践道路上,根据中国自身的资源end赋特征,通过渐进的政策措施,逐步改革开放。 “实验”始于建立经济特区,并逐渐积累发展市场经济的经验。它根据全球经济环境的变化进行调整,并通过结构改革实现了减贫和经济发展的目标。发展经济学如此出色的案例并不是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研究方向。这是有缺陷的,很难说服。

最后,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不仅是对经济学家学术研究水平的认可,而且对未来的经济学,研究方法和研究资源研究领域也将产生无与伦比的影响。例如,大多数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控制着主流经济学杂志,这使得顶级杂志难以在不采用实地方法的情况下筛选经济学发展的过程中选择文章,从而限制了更多的研究。可能性。作者担心将微观细分问题作为研究的主流的实验方法实际上会将发展经济学研究误入歧途。

实际上,当作者在2003年在麻省理工学院研究以上三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发展经济学课程时,就已经考虑了对当前诺贝尔奖的上述思考。我仍然记得在讨论中国的发展与贫困时与诺贝尔奖获得者一样,教授们对此话题无动于衷。相反,他们对“天气变化对印度尼西亚当地储蓄率的影响”问题感到更加兴奋。当时,麻省理工学院的年轻学者能够找到独特之处。数据被用作测试研究的最高标准。为了获得“唯一”数据,广泛提倡在恶劣的环境中进行随机实验。这些现象在当时给作者造成了极大的困惑,甚至这种困惑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作者的未来研究工作和职业选择。

总的来说,作者认为中国是发展经济学中减轻贫困的最佳研究案例。总结中国在消除贫困和经济发展方面的内在规律和成功经验,是发展经济学的重要研究方向。缺乏对中国问题的研究令诺贝尔经济学奖感到遗憾。难怪当前的诺贝尔经济学奖遭到公众的批评,甚至诺贝尔经济学奖也遭到了批评。

作者同意国务院参赞夏斌的观点,即全球经济学的发展应具有中国的声音,设立中国经济学最高奖项以鼓励学者研究中国的经济问题至关重要。今年9月底,作者参加了第十届新莫干山会议,这次会议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与会的中国青年学者在以下方面达成了共识:弘扬国情,以问题为导向,实事求是的莫干山精神,为帮助中国的经济改革和政策实践进行研究,总结中国减贫的宝贵经验,为世界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

(作者是京东数字技术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编辑王彦春)

【作者:陈建光】(编辑:安静)

关键字:

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

诺贝尔经济学奖

发展经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