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连勇:吐出胸中灼热的雪

  • 日期:09-25
  • 点击:(1323)


法治周末2019.9.5我想分享

这幅画会说话。阅读徐连勇的画作,你会发现他不是一个安全的人。他的画笔总是指向大风景,大气,大气,但他不是一个忽视细节的人。他画笔下的艺术细节都包含在这个广阔的艺术视野中。

在《写生见性徐连勇作品展》展览的作品中,徐连勇的艺术风格得到了更好的理解。该展览由中俄油画协会和中匈油画协会主办。展览的作品近年来都是这位油画艺术家的新作品,包括他的一些水墨作品。这反映了他对艺术手法的不断探索和中西艺术的融合。

在这方面,徐连勇说:“除了主题和语言的差异外,中国画和油画在品味和风格上也有所不同。中国油画的本土化将给她带来新的活力,就像佛教一样在印度衰落,然后在中国以禅宗的形式出现,有必要体现中国人的审美情趣和风格。“

徐连勇喜欢大海,喜欢画海。许多展览都是徐连勇的“海事”。 “画海,我感受到大海和我生命的深处可以呼应,大海蕴含着我生命的冲动。”徐连勇说。

徐连勇从不坚持对小爱情和小风景的描述,并与他一起玩耍。换句话说,他是一位具有艺术野心的画家。后来,徐连勇生活中发生了重要的审美转移。在西北部的胡杨(Populus euphratica)上投下了情绪。

徐连勇喜欢胡杨,喜欢画胡杨。在他看来,黄金是胡杨灵魂的颜色,也是他自己内心的颜色,接近永恒。在绘画胡杨的时候,徐连勇喜欢用纯黑色,纯白色,纯黄色,纯蓝色单调,并画出这种单调的画面,画出厚实,丰富,饱满。

此刻,和解的色彩再也不能满足他对胡杨的表达。他从复杂到简单回归。这是他经过多次练习后的选择。在他看来,只有单调而鲜艳的色彩才能表达胡杨光明,明亮,深沉的独特美。

他对平面,几何,构图和纹理等现代概念的运用使他的绘画更加有趣。油画《大漠之魂》,在胡杨林的空隙中,作为远处沙丘的一块沙丘和近景中的沙子,圆形,尖角,曲线,方形,条形和不规则几何符号交替用于创作丰富的构图感赋予梦幻般的艺术感。

作品《胡杨颂》是一幅中国画。这幅画是在浩瀚的沙漠中,天空很高,三个杨树,最右边的一个,已经死了多年,但它仍然站在沙漠的长风中,在阳光下,灰黑色的躯干,深,饱满,强壮,弯曲和徘徊,指向深邃的天空,沉默是一种勇气。

相比之下,左边的两片胡杨,躯干稍微薄一点,它是一个黄金时代,与右边的巨大胡杨(Populus euphratica)形成鲜明对比。两棵杨树形成了一层对比:直立,斜倚;一个粗壮,柔软;沧桑,青春。多层对比的使用创造了一种悲伤和悲伤的艺术力量。

徐连勇擅长运用对比鲜明的艺术手法来表达对艺术的理解。世界的奇妙,都来自于大自然的丰富对比,所有的美,都来自对比:死亡与新生活的对比,黑与金的对比,运动与静止之间的对比,变迁与新鲜生活的对比,美与美的对比.这就是艺术自由的实现。

徐连勇画中的骆驼从来没有缰绳。他们的头衔是“沙漠之舟”。维安的形象要么是在红柳树丛中,要么在胡杨的深处,要么在天地之间,要么在休息,或寻找食物,或倾听,或沟通,无忧无虑,天真和自然,这象征着自由生活胡杨(Populus euphratica)以及与胡杨(Populus euphratica)相关的沙漠生物,体现了徐连勇对自然与人类生活关系的反思。

“追求华丽而充满活力的风格,流畅的气势,充满活力和美丽的情感是我在这些系列中探索和实践的,往往带着一种无情的活力,我想,这些系列可以表达我的心,吐出热雪,热石,长风,即约。生命的精神。“徐连勇说。

(大丰)

主编:马荣荣

收集报告投诉

绘画说话。读徐连勇的画作,你会发现他不是一个安全的人。他的画笔总是指向大风景,庄严和大气,但他不是一个忽视细节的人。他的画笔中的艺术细节都包含在这个广阔的艺术视野中。

徐连勇的艺术风格可以在《写生见性徐连勇作品展》展出的作品中得到更多的欣赏。该展览由中俄油画协会和中匈油画协会主办。展出的作品是近年来油画家的最新作品,包括他的一些水墨画。这反映了他对艺术手法的不断探索和中西艺术的融合。

在这方面,徐连勇说:“除了主题和语言的差异外,中国画和油画的兴趣和风格也存在差异。中国油画的本土化将给她带来新的生机,就像印度佛教的衰落,然后以禅宗的形式在中国获得新的生活,体现中国式的审美情趣和风格。

徐连勇喜欢大海,喜欢画海。许多展览都是徐连勇的“海事”。 “画海,我感受到大海和我生命的深处可以呼应,大海蕴含着我生命的冲动。”徐连勇说。

徐连勇从不坚持对小爱情和小风景的描述,并与他一起玩耍。换句话说,他是一位具有艺术野心的画家。后来,徐连勇生活中发生了重要的审美转移。在西北部的胡杨(Populus euphratica)上投下了情绪。

徐连勇喜欢胡杨,喜欢画胡杨。在他看来,黄金是胡杨灵魂的颜色,也是他自己内心的颜色,接近永恒。在绘画胡杨的时候,徐连勇喜欢用纯黑色,纯白色,纯黄色,纯蓝色单调,并画出这种单调的画面,画出厚实,丰富,饱满。

此刻,和解的色彩再也不能满足他对胡杨的表达。他从复杂到简单回归。这是他经过多次练习后的选择。在他看来,只有单调而鲜艳的色彩才能表达胡杨光明,明亮,深沉的独特美。

他对平面,几何,构图和纹理等现代概念的运用使他的绘画更加有趣。油画《大漠之魂》,在胡杨林的空隙中,作为远处沙丘的一块沙丘和近景中的沙子,圆形,尖角,曲线,方形,条形和不规则几何符号交替用于创作丰富的构图感赋予梦幻般的艺术感。

作品《胡杨颂》是一幅中国画。这幅画是在浩瀚的沙漠中,天空很高,三个杨树,最右边的一个,已经死了多年,但它仍然站在沙漠的长风中,在阳光下,灰黑色的躯干,深,饱满,强壮,弯曲和徘徊,指向深邃的天空,沉默是一种勇气。

相比之下,左边的两片胡杨,躯干稍微薄一点,它是一个黄金时代,与右边的巨大胡杨(Populus euphratica)形成鲜明对比。两棵杨树形成了一层对比:直立,斜倚;一个粗壮,柔软;沧桑,青春。多层对比的使用创造了一种悲伤和悲伤的艺术力量。

徐连勇擅长运用对比鲜明的艺术手法来表达对艺术的理解。世界的奇妙,都来自于大自然的丰富对比,所有的美,都来自对比:死亡与新生活的对比,黑与金的对比,运动与静止之间的对比,变迁与新鲜生活的对比,美与美的对比.这就是艺术自由的实现。

徐连勇刷下的骆驼永远不会有缰绳,他们的头衔是“沙漠之舟”,坚强的形象是红柳,或胡杨深处,或天堂之间地球,或休息,或觅食,或倾听,或沟通,无忧无虑,无辜和自然,象征着生命的自由。胡杨(Populus euphratica)和与胡杨(Populus euphratica)相关的沙漠生活,体现了徐连勇对天地性质和人类生活的观察与思考。

“追求时尚气势磅and,气势磅and,气势磅and,充满了高昂的情感。我在这些系列中进行了探索和实践。我经常有一种热情。我认为这些系列可以表达我的心。吐出胸前的热雪,热石,长风,那就是生命的精神。“徐连勇说。

(大丰)

编辑:马荣荣

留学生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