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扣上“违法占地”的帽子,200多万的厂房,一遇拆迁缩水至30万

  • 日期:09-23
  • 点击:(1288)


原标题:被扣留“非法占地”的帽子,超过200万厂房,一次拆迁缩减至30万

老吴在镇上经营一家老旧的工厂,得到了当地政府的支持。工厂占地近9亩,曾被评为当地“纳税先进企业”。 2009年,该工厂被列入拆迁项目的拆迁范围。

评估刚刚结束,工厂被指控为“非法占用土地”

在对拆迁办公室的资产进行现场评估和评估后,老吴开始等待拆迁办公室找到自己赔偿的补偿。但他等待的不是前来谈判的工作人员,而是突然《非法占地行政处罚决定书》。

决定书指出,老鸦的9英亩植物土地被“非法占用”,有必要对老屋的厂房进行处罚。老吴不相信,工厂已经不开一两年了,这么多年没有问题,如何拆迁已成为“非法占地”?老吴很快联系了律师,并在律师的指导下,启动了处罚决定的行政复议和维权程序。

开始申请复议,老吴因“偷税漏税”而受到控制

此时出现了更糟糕的情况,吴某突然被指控为“偷税漏税”。从大纳税人到“偷税漏税”,老吴也不错。

在恐慌中,拆迁办公室找到了工厂的受托人。双方签署了《拆迁补偿协议》。协议规定拆迁方赔偿工厂30万元。工厂在指定日期之前负责工厂建设。撤退。也就是说,除了可以移除的财产之外,搬迁后剩下的所有财产都归拆迁办公室所有。

协议签署后,老吴正被保释候审。工厂刚刚搬迁,拆迁办公室故意拆除并出售工厂。结合原评估公司给出的评估价格,出售资产的价值已超过200万。

拆迁后,土地占用并非违法,吴没有征税,吴已经开始反击。

我知道我工厂的价值远远超过300,000。为什么老吴方签署了拆迁协议?谈到这一点,老吴无助而生气。当时,工厂被指控非法占用土地。重新审议的结果尚未公布。他被指控逃税和逃税。除了签约,他真的没有第二种方式。

然而,在拆迁结束后不久,说劳动工厂“非法占用土地”的处罚决定被复议机关撤销;上诉后,老吴还在法律保护下取消了逃税税。 “帽子。

在一切平静之后,老吴觉得一切都不对。他没有非法占用土地,也没有逃税和逃税。这两个帽子是如何被扣掉并带走的,一个接一个地卖掉了300,000个“帽子”。自己的工厂?老吴再次找到律师并开始正式的“反击”。

通过申请信息披露,老吴得知他遇到的拆迁项目根本没有相关的审批程序,完全是非法的征地。在项目本身不合法的情况下,拆迁方通过其他方式对劳武施加压力,迫使工厂签订补偿协议,缺乏补偿条件的法律和事实依据,这不仅造成老吴和化工厂。严重财产损失,这种协议本身违反了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协议本身的有效性也存在问题。

澄清了关键信息。律师直接指示吴启动诉讼权利保护程序。通过法律上可执行的方法,确认拆迁行为是非法的,拆迁协议无效。

由于诉讼胜利,老武的工厂已经售出。在律师的帮助下,老吴在拆迁开始时通过证据收集获得了公司给出的评估报告。老吴终于根据相关评估。该计划收到了200万晚期赔偿。

该项目在拆迁期间不合法,但工厂仍被拆除。老吴仍然感到苦恼。但幸运的是,虽然这个过程经历了一波三折,但工厂终于得到了相对合理的补偿,老吴也有了一些安慰。

在老吴的案例中,明拆迁律师还想提醒企业主,企业拆迁与其他企业不同,涉及的赔偿金额巨大。更重要的是,它不仅涉及企业主的利益,还涉及整个公司所有员工的权益,不允许有一点点错误。

当公司面临拆迁时,我们建议企业主应提前推迟专业评估人员和拆迁律师的参与,以帮助公司进行检查,并尽量减少非法侵权的风险。此外,一些专业人员帮助企业确定合理的薪酬要求,并做好事先收集证据的工作。即使发生了薪酬纠纷,企业也能够更迅速有效地做出回应,并且可以获得更好的维权。回到搜狐看看更多

责任编辑:

2019-08-31 05: 50

来源: 书君话

原标题:被扣上“违法占地”的帽子,200多万的厂房,一遇拆迁缩水至30万

老吴在镇上经营着一家曾经得到当地政府重点扶持的老化工厂,厂房占地近九亩,一度被评为当地的“纳税先进企业”。2009年,厂子被纳入了某拆迁项目的拆迁范围。

评估刚刚结束,厂子就被指“非法占地”

拆迁办组织评估人员对企业资产进行现场勘查评估后,老吴就开始等拆迁办找自己协商补偿问题。但他等到的不是前来协商的工作人员,反而是一纸突如其来的《非法占地行政处罚决定书》。

决定书中说,老吴的九亩厂房用地都是“非法占地”,要对老吴的厂房等处以没收处罚。老吴不服气,厂子又不是刚开了一两年,这么多年没问题,怎么一拆迁就成了“非法占地”?老吴很快联系律师,在律师的指导下针对处罚决定启动了行政复议维权程序。

刚开始申请复议,老吴就因“偷税漏税”被控制

就在这时,更糟糕的情况出现了,老吴忽然被指涉嫌“偷税漏税”。从纳税大户到“偷税漏税”,老吴糟心不止。

一片慌乱中,拆迁办找到厂子的受托代理人,双方签订了一份《拆迁补偿协议》,协议中约定,拆迁方给厂子三十万的拆迁补偿,厂方负责在约定日期前把厂房腾退。也就是说,除了能搬走的财产,搬迁完毕后剩下的都归拆迁办所有。

协议签订时,老吴正被取保候审,厂子刚刚搬迁完毕,拆迁办就雷厉风行地把厂子拆迁、变卖了。结合当初评估公司给出的评估价计算,被变卖的资产价值达到了大约200多万。

拆迁结束后,占地不违法了,老吴也没漏税了,老吴开始反击

明知自己的厂子价值远超30万,老吴方为什么会签了拆迁协议呢?说到这事,老吴无奈又气愤 当时厂子被指违法占地,复议结果还没出来,自己又被指偷税漏税,除了签字,自己实在是没有第二条路了。

可是等到拆迁变卖结束后没多久,说老吴的厂子“违法占地”的处罚决定就被复议机关裁定撤销了;经过上诉后,老吴也在法律保护下摘掉了“偷税漏税”的帽子。

一切风平浪静后,老吴觉得哪里都不对劲 自己明明没有违法占地,也没有偷税漏税,怎么两顶帽子扣下来又被摘走,一来一回间自己就30万“卖”了自己的厂子?老吴又一次找到律师,开始正式“反击”。

通过申请信息公开,老吴了解到,自己遇到的拆迁项目根本就没有相关审批手续,完全是违法征地。在项目本身就不合法的情况下,拆迁方通过其他方式向老吴施压,威逼胁迫厂方在补偿条件缺乏法律和事实依据的补偿协议上签了字,不但给老吴及化工厂造成了严重的财产损失,这样的协议本身也违反了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协议本身效力就存在问题。

明确了这些关键信息,律师直接指导老吴启动了诉讼维权程序,通过具有法律强制力的方式,确认了拆迁行为违法,案涉拆迁协议无效。

由于取得诉讼胜利时,老吴的厂子早已经被变卖了,在律师的帮助下,老吴通过取证拿到了拆迁一开始时评估公司给出的评估报告,老吴最终根据相关的评估明细表拿到了两百万迟到的赔偿。

拆迁时项目并不合法,但厂子还是被拆了,老吴想起来还是觉得心疼。但是好在虽然过程历尽波折,最终厂子还是拿到了相对比较合理的补偿,老吴心里也有了一些安慰。

借老吴的案例,即明拆迁律师也想提醒各位企业主,企业拆迁不同于其他,涉及的补偿数额巨大,更重要的是,它涉及的不仅仅是企业主一人的利益,还牵涉到整个企业所有员工的权益,一丁点误差都容不得。

当企业面临拆迁时,我们建议企业主提前延请专业的评估人才和拆迁律师介入,帮助企业做好把关工作,尽量降低违法侵权问题出现的风险。另则,有专业人士帮助企业确定合理的补偿要求,提前做好取证存证工作,即使真的出现补偿纠纷,企业也能更及时有效地作出应对,能收获更好的维权效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老吴

厂子

拆迁办

偷税

漏税

阅读 ()

教学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