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行这幅产城融合“工笔画” 怎样一步步优雅舞到“池中央”

  • 日期:09-15
  • 点击:(1243)


  

  “以产兴城,以城带产,产城融合”。眼下,作为上海市唯一的国家产城融合示范区,闵行区正在精心描绘一幅产城融合的“工笔画”,积极推进城市发展方式的新转变和城市功能提升的新跨越,力争早日建成充满活力、高效便捷、环境优美、城乡融合、社会和谐的生态宜居现代化新城区。

  8月,在紫竹高新区的地界上,占地600亩的兰香湖正式开挖。不久的将来,这座被称为“闵行第一湖”的周边,不仅将为商务技术人员提供高端绿色的办公环境,也将为青年家庭带来健康环保的生活方式。随着闵行南部科创中心的建设,一座令人向往、充满活力的“生态硅谷”呼之欲出。

  

  紫竹园区

  遥想当年,也就在附近的江川地区,上世纪五十年代曾崛起过上海第一个工业卫星城,聚集了闻名遐迩的重工业“四大金刚”——上海电机厂、上海汽轮机厂、上海锅炉厂和上海重型机器厂,被称为新中国工业文明的摇篮。几十年来,紧紧抓住工业化、城市化带来的机遇,闵行区不仅在经济数据上高歌猛进,还在区位上从近郊变成了辅城、新城,后来又进升为中心城区拓展区、主城片区,一步步从“边缘”走到了“舞台的中心”。

  “以产兴城,以城带产,产城融合”——这既揭示了闵行几十年快速发展的奥秘,也对地区新一轮转型升级提出了更高要求。眼下,作为上海市唯一的国家产城融合示范区,闵行区正在精心描绘一幅产城融合的“工笔画”,积极推进城市发展方式的新转变和城市功能提升的新跨越,力争早日建成充满活力、高效便捷、环境优美、城乡融合、社会和谐的生态宜居现代化新城区。

  

  图片说明:锦江乐园全貌

  “创”出一个个新增长点

  最近,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刚在沪落幕。作为全市功能布局中杀出的一匹“黑马”,闵行马桥人工智能创新试验区让当地人自豪不已。

  可以想见,在不久的将来,马桥镇将成为闵行产业发展的又一重要增长板块。瞄准大势,提前布局,让前些年有些沉寂的马桥镇获得了新的发展机遇。

  

  图片说明:旗忠森林体育城网球中心

  一路走来,闵行区秉承敢为人先、大胆开创的精神,培育出了一个个重量级的新增长点和全新功能板块。

  “大紫竹”板块是闵行重点发展的区域,也是闵行南部科创中心的承载区。片区核心上海紫竹科学园,建立于2001年9月12日,迄今是全国唯一一家以民营企业为开发主体的高新技术开发区。

  如今,瞄准“产城融合”的要求,闵行重点围绕紫竹高新区,正在努力建设高科技产业集聚、基础设施完善、商住功能齐全、企业信用良好、环境优美的上海南部科技创新中心和现代高科技城。

  正在精耕细作的“大虹桥”板块,更是不容小觑。上个月,37个重大项目签约落户闵行南虹桥,预计投资总额近300亿元。截至去年,南虹桥落户企业已有4000家,随着长三角一体化和进博会溢出效应的进一步释放,总部集聚过来的趋势将明显加快,预计2020年将达到200家。这里将成为闵行两个城市副中心之一——虹桥城市副中心,也将是闵行服务长三角一体化战略的新高地。

  

  图片说明:上海新虹桥国际医学中心

  悄然崛起的新虹桥国际医学中心,就是大虹桥板块“孵化”的新亮点。中心被业界形容为“医疗自贸区”,目前已构建1个医技共享平台,引进8家医疗机构,将承担起服务长三角一体化的使命,未来值得期待。

  “大虹桥”现代服务功能区、“大紫竹”科技创新功能区,再加上“大浦江”城乡统筹功能区,闵行区通过多点布局、组合发展,努力走出一条“推动功能区有机组合,促进职住平衡和城乡一体化发展”的产城融合示范之路。

  

  图片说明:浦江郊野公园

  “转”出新一轮发展空间

  今年上半年,位于颛桥镇的金地威新科创园小小“火”了一把,那里新建的28幢厂房吸引了一大批跨国企业纷至沓来“抢”厂房。这个园区的原址,是一家倒闭的电子元器件大厂。这个地块的“涅盘重生”,只是颛桥镇推进“3+10”个地块成片转型的案例之一。

  无独有偶。位于外环附近的原九星市场,曾经集聚了上万家经营户,如今,这里即将开工建设全新业态的“九星城”。未来,这片土地上不仅将崛起国际一流的家居城,还将有高端生活区、商业商务区等,为大都市繁荣繁华再添浓重一笔……

  

  图片说明:虹桥地区

  其实,这并非颛桥镇、七宝镇的“不约而同”,而是整个闵行区全面推进存量转型、产城融合的统筹之举。

  过去二三十年,闵行区在经济建设上快速前进。但近些年,随着土地资源瓶颈的日益凸显,探索统筹经济发展、统筹城市发展这“两个统筹”,成为破题之举。

  

  三年前,《闵行区统筹区域经济发展工作方案》出炉,闵行在全市率先探索机制、规划、资源、模式、招商、政策方面的“六大统筹”,建立区级层面的资源统筹、高效配置、产城融合、协同发展新机制,实现全区产业发展的“一盘棋”。

  目前,闵行区已制定存量资源转型发展三年行动计划,明确“18+2+X”(18个成片区域、2个重点区域及若干零星区域)转型方案,梳理盘活土地、厂房、楼宇等资源,加快推进马桥产业园、梅陇力波啤酒地块、南滨江沧源科技园等成片区域转型,推动七宝天能电子、莘庄黎安智谷等零星地块实现资源盘活。

  

  图片说明:莘庄地铁南广场的闵行春申文化广场

  “以统筹经济促进发展方式转变和产业创新升级”,正是闵行建设国家产城融合示范区研究和实践的重点。

  “融”出活力互动新城区

  几天前,开市客大陆首店在闵行开业,火爆程度引发空前关注。这不禁让人联想到了这两年闵行商业综合体“开一家火一家”的情形。

  

  图片说明:七宝老街

  分析背后原因,当地有关部门认为“这是弥补历史欠账的结果”。过去一二十年,闵行中高端商业缺失、本地消费供给不足,那时的徐家汇可以说是闵行的“区外经济中心”。这几年,随着仲盛商城、龙之梦、莲花国际广场、虹桥天地、七宝万科、万象城、爱琴海购物公园等一大批商业综合体的开业,“来闵行”购物成为了新潮流。这些商业综合体形成的互补共享的“商圈之链”,不仅让相当部分的远郊地区消费人群驻足,还吸引了市中心各区的年轻群体来体验、消费。

  闵行区在推进国家产城融合示范区的实施方案中,重点提出要“以破瓶颈补短板促进城市功能提升和生态环境改善,以共建共享促进公共服务均等和城乡融合发展”。为此,闵行区全力实施宜居宜业工程,补齐教育、医疗、文体、养老、交通、环境等领域的公共服务和城市功能短板,营造诚实守信自律互信的社会信用环境,打造能“留住高端产业”的城市配套。

  

  图片说明:整治后的河道

  “在闵行的几大短板中,交通短板排在第一位。”当地干部坦言,闵行地处上海中心城区西南,与浦东、松江、徐汇、长宁等7个区接壤,承担了50%左右的过境交通,每日上下班高峰期拥堵是常态,莘庄更是全上海最堵区域之一。为了补短板,闵行在2016年专门制定了《闵行区综合交通管理补短板三年行动计划》,动用多方面力量绘出了一张全区堵点地图,并研究制订了10多种办法进行针对性破解。2017年,虹梅南路高架、嘉闵高架南二段两条快速道的开通,大大缓解了S4、沪闵路、中春路等道路拥堵状况。2018年,在全面打通58条“断头路”的基础上,闵行又及时启动了新三年28条“断头路”建设计划……到去年底,闵行区全路网密度已达到4.41公里/平方公里。

  生态建设上的大手笔,更是让这座城市变得更“绿”、更“清新”。目前,闵行区的森林覆盖率居于上海第二,仅次于国际生态岛崇明,人均公园绿地面积已达到10.35平方米;到2020年,闵行全区公园数量将由2018年的31座增加到100座,城市绿道则由2015年的3.8公里增加到150公里,中心城区主干道力争达到“可席地而坐”的标准。

  

  图片说明:闵行体育公园里的晨练

  闵行教育事业的快速上升,也让外界赞叹。这几年,闵行全面推进学区化集团化办学,并和上海交大、华东师大、上外、上师大、华东理工、上海中医大、协和教育集团、世外教育服务公司等合作,引进了5所市实验性示范性高中,家门口的好学校越来越多。

  勇于直面发展中遭遇的瓶颈和短板,推动产业、城市、人文之间的活力互动、融合渗透,闵行正在“产城深度融合”之路上铸造核心竞争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