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让成人的物质化倾向影响孩子

  • 日期:08-23
  • 点击:(1630)


?

儿童歌曲稀少,有些作品枯燥无味,业内专家称之为

不要让成年人的物化趋势影响孩子

儿童歌曲是儿童成长过程中不可或缺的合作伙伴,甚至可以发挥帮助儿童了解世界和建立价值观的作用。然而,孩子们听的儿歌很少,尤其是新创儿童的歌曲。有些作品枯燥乏味,有些作品陈旧,有些作品具有唯物主义倾向。为此,业内专家呼吁不要过早地将成年人的物化趋势传递给孩子,请为孩子留下更多纯净的空间。

儿童歌曲太过物化

在王府井书店的儿童书区,谢女士为儿子选择了孩子们的歌曲。货架上有几个儿童的歌曲收藏和歌曲收藏。谢女士非常认真地看着歌词的内容。

“儿童的歌曲必须由他们自己检查,否则他们不知道他将学到什么。”谢女士说,她的儿子经常坐在操场上的玩具车上,一旦听到玩具车内置的音乐唱起“我最近得到了50万”。在歌词中,“我将把所有这5000万美元保存到您的帐户中,并快速拿下存折和身份证来获取它。”谢女士感到非常困惑。后来,她听说歌词中的“百万”不是5000万元,但她希望对方“一定要健康,一定要快乐”等等。

即便如此,谢女士仍然觉得她的心不是一种品味。 “孩子还很年轻。我认为事情并不像成年人那么全面。我可能听不到后半部分。他上半场学到了东西。”此外,歌曲中的“老板”,“存折”和“取钱”这些词语也使她觉得它过于成人和社交,不适合孩子过早接触。因此,她觉得孩子的歌必须亲自检查。当谢女士说出这些话时,她的儿子大声聆听。她找到了一系列童谣。书中孩子们的歌都是小鸭子和小公鸡。这个六岁的男孩瞥了他一眼,说“没事”。谢女士感到无助。

“现在,它适合儿童听儿歌,特别是新写的儿童歌曲真的太少,很多作品都不像孩子般的孩子,孩子不喜欢听也是现实。”着名词曲作者《小螺号》的创作者傅林承认。至于一些孩子的歌词中的“钱”和“红包”字样,傅林说:“社会的物化趋势不应过早传给孩子。请为孩子留下更多纯净的空间。”

不要用“爷爷的思考”来写歌曲

时代在发展,儿童的歌曲正在发生变化。并非所有儿童的歌曲都适合今天的时代。

父母王女士觉得她的一些孩子的歌曲“过时”。她在早期教育机器上听过一首名为《我有一个家》的歌曲。其中一首歌,“爸爸要赚钱,而我母亲负责回家”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无论这是年龄,男性和女性外人的概念都太老了。”王女士说,许多早教机器或游戏机的内置歌曲都有这个,还有微信母亲组的年轻母亲。我真的不喜欢这个表达。

“还有一首名为《爸爸好》的歌曲,这首歌说爸爸的收入更多,花费更少,残羹剩饭和剩菜。”王女士觉得这么好笑。 “我的丈夫有一些无助,因为爸爸有很多值得称赞的地方,为什么歌词应该这样写。”王女士说,她怀疑这首歌可能想从孩子的角度唱爸爸,想要写一点可爱,幼稚,却让人觉得不真实。

事实上,有些孩子不只是听父母尴尬,孩子不喜欢他们。着名单词作者《好人好梦》《向天再借五百年》的创建者范晓斌遇到了这个问题。他的孩子13岁,多年没听过孩子的歌,因为孩子的歌太“精神”了。例如,《数鸭子》这个80岁和90岁的孩子的歌曲,现在的孩子们会想:“谁还算第二,第四,第六,第七和第八位的鸭子?”在他的孩子的话,有些孩子这首歌听起来像是:“你这么天真多大了?”

范晓斌说:“现在社会发展太快,孩子们知识渊博,对很多事情都有自己的看法。这对儿童歌曲创作者来说是一个挑战。”他认为创作歌曲必须是历史悠久的。爷爷的想法是给孙子们写歌,孩子当然不喜欢听。“

流行的唾液歌曲无法取代儿童的歌曲

由于儿童的歌曲适合儿童不容易找到,许多学校和幼儿园选择另一种方式让孩子们为孩子们唱歌。四岁孩子的母亲小英告诉记者,她孩子的幼儿园正在播放《卡路里》《小苹果》《水果拳》等歌曲,让孩子们随着音乐跳舞和做活动。

“孩子们正在训练美学的舞台。听成人的歌是不合适的。”小英说,他也在努力寻找美丽而有品味的儿童歌曲。他根本就不听儿歌。 “让他听一个。”聆听基于古代诗歌的歌曲,如作曲家顾建芬的新校歌,让他在余下的时间里读诗。“她也感叹她喜欢她长大的歌《兰花草》《送别》,现在还不够。

傅林认为创作者很难获得高质量的歌曲。 “儿童歌曲的功能不仅是让孩子感到幸福和快乐,健康快乐地成长,还能启发孩子的思想,丰富他们的想象力,并提供美的价值。”他并不反对在创作儿童歌曲时添加流行音乐元素,但必须符合孩子的心理状态。

“在为儿童创作歌曲时,作者必须有一种真实的真实感,并且不能成为形式。”范晓斌说,目前高质量的儿童歌曲很少,创作者也必须自省。目前的大部分歌曲创作都是商业行为,并且有创作邀请。儿童歌曲作品的商业回归率很低,很少有人愿意为儿童写歌。他提出儿童的歌曲创作可以成为一种国家行动。作曲家必须在创作时理解儿童的思想和话语系统。 “你可以去孩子们的夏令营,和孩子们一起待几天,以了解他们的想法。”说:“如果你坐在家里思考它,你可以自己写。这是自欺欺人。”

傅林还提出,有时作曲家会努力为孩子们写儿歌。歌曲很难传播。学校或幼儿园的老师不知道有好的作品。他们只能播放成年人的歌曲。 “我希望教育家和词曲作者,歌曲。”人们联系在一起,并且有好歌一起推广,所以在好歌诞生之后就有听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