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骥才和他的“四驾马车”(民进好故事)

  • 日期:07-23
  • 点击:(1862)


来源:《中国政协》2019年第10期 - 副刊

58adeeb565c04f0d93955203cd72211c

d33799f3df3c4b50a9840ac9a7ed4153

几年前,冯骥才举办了一场名为“四驾马车”的画展,印制了纪念画集《生命经纬》。“生命经纬”,经线是他人生走过的七十载光阴,纬线是他独自一人用四匹马的力气拉着“文学”“绘画”“文化遗产抢救”和“教育”这“四驾马车”,经纬交织叠加,构成了他全部的生命历程。

冯骥才以文学成就闻名于世,他写小说,是著名的文学家;他又办画展,是国画科班出身,为“现代文人画”的代表;他为“非遗”奔走20余年,是文化遗产保护人和民间文化守护者;他教书育人,是天津大学“骥才文学艺术研究院”的院长和教授。冯骥才是一个“名人”,但他真正的作为却又常常面目模糊;他是一个令人羡慕的人,似乎名利双收又如闲云野鹤,但他多年的奔走辛劳却不为人所知;他还是一个让人嫉妒的人,普通人在一个领域内倾尽全力也未必能取得多大的成就,而他竟然在四个领域全都获得了成功!

文学:从“冲破”到“回归”

XX冯育才以茅盾的头衔和他朋友的插图《义和拳》闯入了文坛,开启了他漫长的文学之旅。在20世纪80年代初和90年代初期,冯树才的“黄金时代”的文学创作,从“伤痕累累的文学”到“反思文学”,从“问题”到“生活”,他创作了一系列“新时期文学”。自《铺花的歧路》以来,他的创作逐渐成熟,后来的“怪异谈话”三部曲充满了图像和隐喻。在20世纪80年代文学浪潮撤退后,冯小才曾悲伤地宣称“一个时代已经结束!”但在20世纪90年代,他仍然贡献了《市井人物》和《末日夏娃》等作品,前者成为《俗世奇人》部分。

2013年,他逐渐开始了一系列关于“文化描述五十年”的着作,并发表了非虚构作品,如《凌汛》《无路可逃》《激流中》《漩涡 里》。 2018年,他以《俗世奇人》(脚)获得了“鲁迅文学奖”,这也是冯熙?拧兜窕ㄑ潭贰分蠖唐∷档某晒ΑT谖难Т醋髦校胗癫旁谛楣购头切楣沟牡缆飞隙既〉昧撕芎玫某杉āK习肽甑奈难闹铝τ凇巴黄啤保蟀氩糠止ぷ骷性凇盎毓椤薄?

要突破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破对思想的监禁。作为“疤痕文学”的先驱,他在《铺花的歧路》打破了监禁的意识形态,分析了特殊时代人们的斗争和反思;当“问题小说”成为热门话题时,他率先发出了下一步。 “去哪里”,“尝试走另一条路,就是从生活开始。”从《老夫老妻》《逛娘娘宫》和其他作品开始,他已经开始探索另一条道路。如果它是一种在时代中反思和发声的勇气,那么抛开成熟的写作风格需要另外的勇气。

“冲破”其次是形式上的变革。 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改革文学”名为“改革”却有不少固步自封的地方。 冯骥才在《解放小说的样式》中提出小 说应当“不拘一格”,有多样化的形式, 允许作家根据个人小说观和创作风格的不同自行选择。1982年8月出版的 《上海文学》,冯骥才和李陀、刘心武开启了关于“现代派”的论争,其中冯骥才的《中国文学需要“现代派”!》更是冲破形式主义樊笼的一把利刃。这种当时看似大胆的作为却为文学注入了 新的活力,带来深远的影响。

“回归”既是领域的回归,更是一种精神内涵与文化特质的回归。有20年的时间,冯骥才陷入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漩涡里”,他的文学创作一度搁置。当他重返文坛的时候,带来了种种惊喜。《俗世奇人》的故事精彩纷呈,是一种对小说核心内容 故事性的回归。在形式大于内容,炫技重于内核的诸多作品中读到一部传奇又现代的“故事集”,是冯骥才对文学内涵与精神的诠释。而系列非虚构写作则传递出 一种对中华传统文化的欣赏,以及知识分子的责任担当,这种具有民族性的文化特质与责任道义的表达,更代表着一种民族精神的回归。

绘画:由“匠心”到“意境”

xxxx冯小才首先使用了“文”这个名字,其次是“绘画”这个名字。在每个人的眼里,他都是着名的作家,书法和绘画是他成名后文人的文学品味。据他说,“我一直对绘画感兴趣,并在丹青的职业生涯中度过了十五年。”他在着名的老师惠晓彤和严六福的指导下学习,并学习了正宗的宋笔。进入文学领域后,冯小才多年没有提到刷子,因此他在20世纪90年代重新获得丹青后被认为是“跨界”,甚至“不做生意”。事实上,他只是“重做旧事”。冯伟才举办了为期两年的全国巡回展览,并赴奥地利和日本举办展览。他发表了《冯骥才画集》《文人画宣言》《画外话冯?鞑啪怼贰端淖帧罚於怂魑业纳矸莺偷匚弧?

日本绘画大师平山弘将冯育才的画作称为“现代文人画”,画家自己也非常同意。他认为,他的画作“不同于现在的中国画作,也不同于古代文人画。它与绘画时期流行的”文人文学画“不同。”比较早期和晚期的画作冯玉才,我们可以发现这是一种高品质的酿造:从文学世界到绘画世界,冯育才完成了从艺术家到大师的绘画。从技巧到魅力的变化。他的画作之前非常巧妙,但现在它们非常具有艺术性。

在绘画开始时,冯小才用“刘力马侠”和斧头方法来反映艺术家的技巧和炫目的技巧。如果你没有足够的专业精神,谁可以继续使用两个这样的系统《清明上河图》!他后来的画作从古人身上跳了出来。他画的《冷雨》充满了抑郁和孤独的条件。回到艺术世界后,冯小才不怕表现出他的技巧,也不会让他的情绪在他的笔尖上流动。他将绘画技巧的提高归功于“文学”的渗透。实际上,这是人文素质和境界的一种提升。

与早期绘画相比,冯玉才回归后的画作更加温暖。他写了一座山,一座水,一棵草和一棵树是如此的温暖,虽然笔力充满活力,所创造的艺术观念丰富而丰富,可以说“花儿都爱着”。例如,船是冯小才最喜欢的象征,但比较《寂寥》《野渡》《久待》不同时期的几幅画可以明显感受到不同的气质。在早期作品《寂寥》中,小船被打破,水面的反射显示出低压情绪;《野渡》中的小船有点平静而且毫不妥协,这反映在“从水平的狂野渡船无人驾驶船”那种自由的气质中;《久待》仍然是一只海鸟和一艘孤独的船,乌云和大海,但超越寂寞更是一种宽广而清晰的情绪。

“诗意”似乎是冯育才绘画中的另一个关键词。一幅名为《李白诗意》的画作是一首诗,表达了“浮云的意义,夕阳的意义,以及人类对日落的感受”的意义。它描绘了一个平凡的世界,一线孤独的鹅扩展了无限的依赖。《心中的十二月》是一套十二幅画作。为了筹集“非遗产”保护资金,冯小才不情愿地将其出售。这组画作显然是冯西才的精美画作。每一帧都可以读出古典诗歌的魅力,其色彩构成比其他画作更现代。 “有诗画”和“现代性”似乎都反映在这组画作中。冯育才的“绘画力量”终于等于“写作力”,而绘画和文章也成为令人难忘的作品。

作者:秋天编辑:叶伟